新型煤化工面临新形势压力,轮胎等化工项目建设过热风险加剧

by admin on 2019年9月16日

7月27日,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会长李勇武在出席2011全国石油和化工行业经济运行形势分析会时强调,新型煤化工和轮胎行业有必要降降温度,以科学务实的态度搞好“十二五”规划项目的实施。

近年来,国内发展以煤炭为原料生产石油代替产品的现代煤化工的积极性很高,但一些地方出于对市场前景的看好,整个行业呈现出盲目发展的苗头。“十二五”期间,我国煤化工产业将向资源节约、环境友好型方向发展,现代煤化工以示范为主,将严格限制煤炭调入地区发展煤化工。
“十二五”期间,我国煤化工的区域规划和产业布局将日趋完善。在8月25日举行的2010中国国际煤化工发展论坛上,工业和信息化部总工程师朱宏任表示,“十二五”期间我国传统煤化工行业应该严格行业准入,而现代煤化工产业应以示范为主,严格限制煤炭调入地区发展煤化工,在煤炭资源丰富的西部地区适度发展煤化工。
谈及当前我国煤化工发展面临的主要瓶颈,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会长李勇武认为,这主要体现在产业结构不合理、共性关键技术待突破、关键技术装备亟须国产化以及部分产品开工率不足等方面。
现代煤化工初具规模
改革开放30年来,我国一直坚持石油化工和煤化工并举的方针,以焦炭、电石、煤制化肥产品为主的传统煤化工产业,逐步向以石油替代产品为主的现代煤化工转变。
通常来讲,现代煤化工是以生产替代石油化工产品和清洁燃料油为重点的能源化工产业,产品中既有煤制醇醚、煤制烯烃,又有煤制油、煤制天然气等石油替代产品。
“去年以来,合成氨和甲醇是增长最快的两种基础化学原料。”李勇武表示,2009年合成氨总产量达到5136万吨,今年上半年完成2650万吨,同比增长4.6%;去年甲醇总产量达到1130万吨,今年上半年完成811万吨,同比增长53.3%。
在主要产品产量快速增长的同时,煤化工行业结构调整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以焦化行业为例,2009年全国焦化行业关停、淘汰落后焦炉产能接近2300万吨,新建投产焦炉产能约3700万吨,实现了以自动化、大型化、清洁环保化的大中型焦炉对落后产能的置换。与此同时,电石行业也加大了淘汰落后产能的力度。截至去年底,全行业已累计淘汰287万吨落后产能,超额完成“十一五”既定目标。
重大示范工程不断涌现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一批重大示范工程不断涌现。全球规模最大的神华集团百万吨煤直接液化制油项目一期工程已经建成,目前已进入长周期试车运行阶段;神华包头60万吨甲醇制烯烃项目已打通全流程,并顺利生产出合格的聚乙烯、聚丙烯产品;全球首套年产20万吨煤制乙二醇示范装置,也于2009年年底在内蒙古通辽市进行了投料试车;潞安集团和伊泰集团两套16万吨煤间接液化制油项目已经投产运行。此外,采用引进技术建设的大唐多伦年产50万吨MTP、神华宁煤年产52万吨MTP项目也正在建设过程中。
与此同时,我国煤化工领域的技术创新成果层出不穷。在成功开发、推广大型多喷嘴对置式水煤浆气化技术、航天炉粉煤气化技术、低水/气耐硫变换新工艺、大型甲醇合成技术等的同时,煤制油、煤制烯烃、煤制乙二醇等一批关键技术也取得重大突破。
四大瓶颈亟待突破
李勇武指出,目前我国煤化工发展中还存在一些突出问题,特别是受到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全行业可持续发展正在面临诸多困难。
一是调整产业结构任务繁重。传统煤化工中焦炭、电石等项目重复建设严重、产能过剩,现代煤化工项目还处于示范建设阶段,急需行业引导和规范发展。
二是共性关键技术亟待突破。煤化工产业是技术密集、资金密集型产业,目前许多关键技术还要从国外引进,但引进技术缺少工业验证,风险很大,付出的成本代价很高。因此,加快培育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煤化工核心技术,做好商业化示范装置建设和运行,是发展现代煤化工亟须解决的问题。
三是关键技术装备亟待国产化。“为大型煤化工项目配套的核心反应器、压缩机、关键泵阀等主要装备目前还不能满足需求。”李勇武说。加快煤化工关键设备和成套技术装备的开发,不仅可以降低项目的投资,还可以提升我国装备制造业技术水平,进而带动相关产业的发展。
四是部分产品生产开工率不足。目前我国甲醇的生产能力已经突破3000万吨,但甲醇制烯烃项目还在示范中。同时,低比例甲醇汽油国家标准还在制定中,加之国外低价甲醇的倾销,目前甲醇行业整体开工率不到50%,全国二甲醚装置的平均开工率已降至20%左右,企业生产运行困难。
“十二五”准入门槛升高
虽然近年来的发展速度值得称道,但是我国煤化工产业的发展质量与之并不匹配。
为追求规模化效益,一些企业不顾资源、生态和环境承载能力,盲目规划、竞相建设煤化工项目。煤制甲醇、二甲醚等石油替代产品盲目发展的势头也逐渐显现,导致电石、焦炭等传统煤化工产品产能出现过剩。还有个别企业以建设煤化工项目之名,圈占和攫取煤炭资源。
为克服上述消极倾向对煤化工可持续发展的不利影响,朱宏任指出,“十二五”期间我国传统煤化工产业应重点突出结构调整、严格行业准入,加强技术进步与淘汰落后产能,提高资源综合利用水平;现代煤化工产业应以示范为主,加强自主创新,健全现代煤化工技术装备开发体系,协调区域发展,综合考虑水资源、环境、市场、运输等多方面约束条件,统筹规划、合理布局,严格限制煤炭调入地区发展煤化工,在煤炭资源丰富的西部地区适度发展煤化工。
业内专家同样认为,现代煤化工产业要在加强关键技术、重大装备研发的基础上,积极稳妥地开展煤制烯烃、煤制醇醚、煤制乙二醇、煤制油、煤制天然气等技术的工业化示范,在减少化工原料用油的同时,实现对石油的有效补充和替代,进而缓解石油供需矛盾。

新型煤化工面临新形势压力

李勇武指出,今年以来,石化行业总体投资增速有所放缓,投资结构有所改善。但是,也有一些领域,不顾市场条件、资源条件或技术条件等,盲目扩张产能,盲目布点上项目。这些项目大多投资巨大,能源资源消耗量大,装置规模也都很大,使石化行业产能结构性过剩矛盾更加突出,增加了项目自身的风险,也加大了行业结构调整的难度。

“国际原油价格呈“断崖式”下跌,现代煤化工产品,如煤制油、煤制烯烃、煤制乙二醇等利润空间被大大压缩,不再具备成本优势。”开幕式上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会长李勇武首先指出了当前的市场环境给煤化工企业带来的压力。

据介绍,今年以来,全国各地掀起了煤制油、煤制烯烃、煤制乙二醇等新型煤化工项目的投资热潮。粗略统计,目前全国在建和拟建的煤制油项目产能累计超过4000万吨,煤制天然气项目产能累计超过1500亿立方米,甲醇制烯烃产能累计达2800万吨,煤制乙二醇产能达320万吨。

据了解,煤化工产品如煤制油、煤制气和煤制烯烃产品的盈亏平衡点多在油价65~85美元/桶。原油价格80美元/桶时,煤化工行业一般经济效益较好。而以当前的油价计算,几乎所有的煤化工企业均已无利可图。

对此,李勇武表示,盲目规划煤化工项目,必将导致开工率下降,行业亏损面扩大,破产企业增多,对行业健康发展造成很大损害。他强调,“十二五”期间,新型煤化工项目必须要在认真抓好示范工程的基础上,有序推进发展。

一位参加此次煤化工会议的人士介绍,油价的下跌直接吞噬了企业的利润,特别是那些单纯以煤制油、煤制气、煤制烯烃为主业的煤化工企业的日子变得越来越难。
如此低的油价,硬撑着做下去毫无疑问就是亏损。如果停产,公司就要承担高的维护成本和财务成本,同样会影响利润。目前的确是进退两难。

另据李勇武介绍,上半年,国内轮胎行业受汽车产销减速的影响增速放缓,加上橡胶成本上升,行业效益明显下滑。然而,上半年轮胎行业固定资产投资却同比增长仍高达93.2%,计划投资累计达到1080亿元,同比增长64.1%。

除了低油价带来的压力以外,高浓盐废水问题一直困扰着业界人士。据*介绍,“低油价只是暂时性的,而高浓盐废水处理问题在国内,甚至在国际都没有好的处理方式。加之,随着新环保方案的实施,一些已经建成投产的项目,因环保问题被环保部紧急叫停。”

李勇武表示,尽管项目大多投向相对高端的子午线轮胎,但在目前轮胎总体需求放缓,部分子午线轮胎产能已出现过剩的市场环境下,集中、大规模、快速投资和扩产轮胎项目,将进一步加剧行业竞争,造成资源浪费,损害行业的可持续发展能力。这一倾向,必须引起轮胎行业的高度注意。

“绯闻”满天飞的煤化工

李勇武还提到,聚氯乙烯行业也面临产能过剩危机,行业同质化问题很严重,结构调整任务艰巨。

“现代煤化工产业从诞生的那一刻起,人们在认识上就不太统一,争议不断。在当前形势下,要不要发展现代煤化工、怎样发展现代煤化工,更是业内外议论的重要话题。”会上,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顾秀莲介绍。

国家能源局总经济师李冶同样也表示,近年来煤化工行业确实面临着严峻的考验,环境制约成为摆在煤化工面前的一个难以逾越的屏障。去年的腾格里沙漠污染事件曝光曾给行业带来一场巨震,甚至有些人把煤化工归纳为祸国殃民,危害一方的不良产业。

据李冶透露,受环境约束,经国家批准已启动前期工作的12个煤制燃料项目很难在“十三五”期间全部实施。为此,“增加清洁燃料供应,发挥煤制油、煤制天然气在污染防治上的积极作用”被纳入了下一步实施的行业七项重点工作之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